工廠vs手工鹹魚

長假期的第一個中午到了久別的油麻地,喝了杯要我等十五分鐘的咖啡,『迫』我看了一本雜誌,前言甚有意思,好像是引我進入狀態觀看下午的電影。

FullSizeRender (1)

看的是《少年滋味》。『喊到七彩』。

我容易哭。 感動時,狂笑時,憤怒時都會哭。今回是悲傷。

不知去向,不知理想,很正常。沒有夢想,非常可悲。三十歲以上的人,沒有夢想,還有藉口是他太多顧慮,想得太多,又或是不好意思分享。十六歲的人沒有夢想?聽聽他們的原因,看看他們的面容,我的胸口感到被壓了一下,實了起來。十六歲的人和父母一起被訪問,大家不同觀點是十分正常;但父母們理直氣壯地說『應該什麼什麼,不應該什麼什麼』,孩子望著父母的神情,那種無望是多麼讓人難過。極度矛盾的是畫面同時充滿無限的愛。

一幕幕於梳化,於飯桌閒話家常的畫面,應該是溫馨,但那氣氛令人胸口納悶。為他們納悶,為他們的父母納悶,為其他十六歲的納悶,為香港納悶。

從來孩子都是鹹魚,醃製於每家獨特的配方內。至於是工廠式的大路製作,或是手工的精品,就要看你在那個城市長大,流行什麼,以及父母的造化。社會已討論了很多關於教育制度及風氣的問題。我想問的是應否設學校給父母,讓他們學習怎樣教育及應對孩子?

我們大概仍然是鹹魚,仍然是在醃製過程中,同時間直接及間接醃製其他。究竟放多些鹽,少些鹽,風乾幾耐呢?大學問也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